发现啦-一个历史知识的百科大全!全面的历史知识阅读学习平台!

发现啦 > 战史风云 > 正文

明清战争的性质是什么?过程如何?

admin 2020-01-14 战史风云 未知

  明清间一系列战争中的首次大战。万历四十六年(后金天命三年)四月十三日,经过认真准备后,努尔哈赤(即清太祖努尔哈赤)亲自率领两万(一说四万)八旗劲旅,以所谓“七大恨”誓师征明。分兵为二,左四旗攻取东州、马根单;努尔哈赤与满族诸王率右四旗精锐部队取抚顺。

  此前,努尔哈赤令大批部下假扮商人,混入城内,便于里应外合。包围抚顺城后,边攻城,边招降。城破,明游击李永芳率守军五百余人投降,后金得胜而归。在归途,后金兵与明援军大战于抚顺城外,明军陷伏,总兵张承胤、副总兵颇廷相战死,一军皆溃。抚顺之战,后金大胜,连下东州、马根单、抚顺三城,俘获人畜三十余万。

  七月,努尔哈赤又亲领大军从鸦鹘关入明,攻破了清河城,副总兵邹储贤所部明军被歼。这两次战争也称“抚清之战”。○奴酋(努尔哈赤)攻克清河堡,守将邹储贤张旆死之储贤闻奴将至议婴城自守副将张旆守堡官张云程请战不听贼用大木板靠城从下穵墙以入事急储贤斩马燔宫率亲丁战于城南叛贼李永芳招之不从张旆亦力战而死其中军千把总韩天锡何良有等二十员兵民共约万人皆陷没时救者尚在数百里外独贺世贤自叆阳驰赴遇贼剿其一栅斩首一百五十一颗 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四月十三日,建州左衞都督努尔哈赤宣布脱离明朝统治,并以「七大恨」誓师,历数大明朝廷对建州女真的七大罪状以及向明朝宣战。以後便出兵偷袭辽东各堡,四月十五日,连陷抚顺、东州、马根单、抚安堡等地,东州守将李弘祖战死,马根丹守备李大成被俘。抚顺游击李永芳与中军赵一鹤等及五百守军乞降於後金,范文程兄弟亦投降後金,抚顺守备王命印、把总王学道、唐钥顺等拒降而战死殉国。辽东巡抚李维翰急命广宁总兵张承胤、辽阳副总兵顾廷相、海州参将蒲世芳、游击梁汝贵率军前往救援,於四月二十一日遭後金军反击而大败,明军阵亡3158人,仅三百馀人逃回。战後,明朝立即派援辽游击将军张旆率领五千兵马支援清河。七月二十日,後金军攻入鸦鹘关(今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苇子峪镇),七月二十二日,攻占清河堡(今辽宁本溪),清河副总兵邹储贤、游击张旆、守备张云程战死,清河守军达六千四百馀人覆没。驻扎在叆阳的参将贺世贤听闻清河有变,疾驰出塞,破后金一栅,击杀百余人。抚顺、清河的失陷,致使全辽震动。万历四十六年九月,蓟辽总督汪可受奏奴酋(努尔哈赤)本月初四日拥五千骑繇从抚顺关入犯总兵李如柏督游击尤世功王平等分左右翼击却之斩级七十六颗达马八十七匹盔甲炮纛夷器甚多是日杜松马林亦报出师清河松捉获活夷二名

  朝的威胁。万历四十六年冬,明朝调募福建、浙江、四川、陕西、甘肃等地主客兵共约九万人(明实录中说明军共116万,其中九边86万,九边里精锐9万,全国精锐约十二万,萨尔浒之战出动精锐九万),集于辽东。萨尔浒之战,明朝出尽全力,

  次年二月,军分四路,围攻后金都城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老城村)。北路由总兵马林等率领,联合叶赫兵自开原出靖安堡;中路由总兵杜松等率领,从沈阳出抚顺关;南路由总兵李如柏等率领,从清河出鸦鹘关;东路由总兵刘綎等率领,朝鲜援军配合,从凉马佃出趋宽甸。明辽东经略杨镐坐镇沈阳指挥。明朝师期早已泄漏,后金作了应战准备。明朝的战略是分兵合击,后金则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努尔哈赤集八旗精锐首先指向杜松主力部队。三月一日,中路明军到达萨尔浒。杜松以两万人驻守萨尔浒本营,以一万人攻吉林崖(铁背山上界凡城)。努尔哈赤便分二旗兵援界凡,亲率六旗兵冲向萨尔浒,大溃明军。随即回师夹击界凡明军,阵斩杜松,大败明军主力。杜松于初一自抚顺提兵直渡浑河生擒活夷十四名焚克二栅随乘胜追剿,二日,北路明军与乘胜北上的后金兵在尚间崖和斐芬山接战。明军再次败北,马林只身得脱。刘綎攻克马家寨,

  杨镐又奏宽奠路获捷本月初六日辰时据援辽总兵刘綎塘报二月二十九日点发领兵前进行至马家寨口忽遇伏贼斩获真夷八十五级生擒夷汉八十八名夷器二十件牛马五十八匹只三月初一日又据镇江游击乔一琦报称直抵奴寨一百二十里去所忽有夷贼精兵五百余骑直逼对山诱战连诱连退对垒打伤达贼数多马进忠单骑杀入贼队砍伤夷贼三人斩首一级行至五里外复斩

  首三级朝鲜副元帅金景瑞与金延苏斩首一级本日申时又据把总崔茂光塘报徐九思从叆阳边外出口抄合大营行至离边二百余里撞遇达贼斩首一十五级生擒夷男妇五名等情各报到臣又于本月初三日先据刘綎差夜役口称兵丁将次深河子口有达贼截路斩首二级生擒一名据此为照剿夷四路分兵沈阳不遵期约遂并开铁路同致覆败臣恐清河宽奠两路逾远难进俱以令箭驰止去后清河路李如柏遵奉回师沿边赴沈阳兼防开铁惟是宽奠刘綎今报生擒斩获共二百一名颗及牛马等物臣谨会同总督蓟辽汪可受辽东巡抚周永春奏闻章下兵部

  明朝令李如柏刘綎回师。东路明军亦于二日经深河至阿布达里冈,朝鲜援军到达富察旷野,距赫图阿拉仅五六十里,沿途明军颇有所获,但是努尔哈赤把在中、北两路已取胜的援军调来之后,刘綎陷入围困,力战而死,全军尽没,朝鲜援军投降。

  杨镐闻三路丧师,急檄李如柏撤军。萨尔浒之战,明朝文武将吏死三百余人,军士死四万五千八百余人。在这次战争中,明朝调集了全国的兵力物力,期望通过犁庭扫穴,摧毁后金,阻止其入犯内地。

  结果因为号令不一,兵力分散,上下相蒙,军无斗志而彻底失败。在此场战役中,大批明朝精锐部队遭到剿灭,为清兵入关埋下伏笔。

  万历四十七年六月,后金兵万骑从静安堡入,乘开原疏于防守之机,一举而下,明总兵马林战死,来自铁岭的援兵也被击败。后金从这里掠回的人畜财物运了三日犹未尽。

  七月,努尔哈赤亲自领兵攻占铁岭。明辽东经略熊廷弼说:“开原,河东根柢也”。他把开原、辽沈和京师视作一条不可分割的防守链条。而且开原城大民众,是明朝联络女真和蒙古一些部落的重镇。万历四十七年七月二十五日(1619年9月3日),后金开始攻打铁岭。明军坚守英勇抵抗,从寅时血战到辰时,但被后金内应开城,遂陷,参将丁碧以下,将士殉国者颇多,有千总卢孔时手执铁棍,杀死数十名后金军,力战身亡]。铁岭被围时,同时向沈阳总兵李如桢和驻虎皮驿的总兵贺世贤求救,李如桢路近却不去,贺世贤路远却急驰往救,遇到援助后金的东蒙古各部联军,大战一场],因城陷而还。

  后金占了开原,既形成了进取辽沈的有利态势,也导致明朝边患日益严重,还有了牵制蒙古的条件,在军事上和政治上都有深远的意义。

  万历四十八年,八旗军两入明边,略花岭山城,俘获约四百人。六月,八旗军“共二万余分为二股,一股自抚顺关进境,总兵贺世贤御之;一股从东州地方直抵奉集堡,总兵柴国柱御之”(《明光宗实录》第4卷)。旋退掠王大人屯等十一屯寨(国榷记载掠王大人屯等十一屯发生在七月十七,)“挖取窖里粮食”(《满文老档·太祖》第15卷)而归。万历四十八年八月,努尔哈赤带领诸王大臣统兵围懿路、蒲河(焚掠很惨,引自明实录),兵临沈阳城下。熊廷弼乘马趋救,督将策应。八旗兵退屯灰山,后撤回界凡。努尔哈赤因师行不利,令将十余名官将捆绑,额亦都自缚请罪。九月,八旗兵又进入懿路、蒲河地方,抢掠粮食,被贺世贤率兵斩杀八十九人。

  但是,正当明朝辽东形势初步好转,后金挥戈南进屡受挫折的时候,明统治集团内部发生重大政治变化。万历四十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明神宗万历帝朱翊钧死去。其长子朱常洛于八月初一日继皇帝位,是为光宗泰昌帝。

  明天启元年,(后金天命六年,1621)三月十日,后金在有利形势下,开始向沈阳进军。努尔哈赤亲率大军顺浑河而下,水陆并进,十二日抵沈阳城下。明总兵贺世贤、副将尤世功等分兵守城。努尔哈赤遣侦骑挑战,贺世贤率部出城迎击,中伏败亡。尤世功出兵相救,亦战死。十三日后金占领沈阳城。此时,明援军行至浑河,其中川兵欲营桥北,浙兵营桥南。但结营未就,后金兵至。先战败桥北明军,后在桥南展开激战,明军以万余人当后金数万人,终因寡不敌众,弹尽援绝,大多英勇战死。辽阳是东北的首府,沈阳是它的屏蔽,沈阳一失,辽阳岌岌可危。明朝为保住辽阳,调集了附近营堡的兵将,挖了三四层城濠,引太子河水注濠,环城列炮把守。三月十八日后金发兵攻辽阳。明辽东经略袁应泰督催总兵官侯世禄、李秉诚等出城扎营与后金兵对垒,本人也宿营中。二十日后金兵分两路攻城,右翼攻东门,左翼攻小西门闸口。努尔哈赤在右翼指挥。他们堵塞入水口,城濠开始干涸,遂布列楯车攻城。明朝步兵在前,骑兵在后,骑兵先动摇,步兵力战不支,向城内败退,人马拥挤、践踏及堕水而死者极为惨重。攻小西门的后金兵欲挖开闸口,为明军炮火所阻,又冒着炮火夺桥而入并登上城墙。二十一日后金发起更猛烈的攻势,袁应泰督诸军应战失利。傍晚,城内起火,守军大乱,袁应泰知城已陷,遂。巡按御史张铨被俘,劝降不服,自缢死。沈阳、辽阳既被攻占,辽河以东大小七十余城都迅速降服。后金从此完全走上与明朝争夺统治权的道路。当年后金迁都辽阳。天启五年迁都沈阳。辽沈成了清朝征服中国最高统治权的中心和根据地。

  辽沈被后金攻占后,广宁(今辽宁北镇)成为明在关外的最大基地。为了挽救残局,明朝再次起用熊廷弼为兵部尚书兼左副都御史,驻山海关经略辽东军务,又用王化贞为右佥都御史,巡抚广宁。熊廷弼议用“三方布置策”,集马步兵于广宁,缀敌全力;天津、登莱各置舟师,乘虚入南卫,动摇其人心;登莱设巡抚如天津制,首任陶朗先因涉脏遭免,明廷以袁可立代之;经略驻山海关节制三方。

  王化贞却布置诸将沿三岔河设营,画地分守,企图利用辽人对后金的反抗、西部蒙古的援助和降将李永芳为内应,以不战取胜,对一切防守俱置不问。而熊廷弼认为“河窄难恃,堡小难容”,要求调集二十万兵马和充足的武器粮草加强防御。但是明朝内阁和兵部都支持王化贞的主张。其时广宁有兵十四万,熊廷弼仅有四千,徒具经略虚名。经抚不和,直接危害了广宁的防守。天启二年正月,后金开始向广宁进军,二十日渡过辽河,包围西平堡,守将罗一贯城破被杀。镇武堡、闾阳驿兵皆溃,王化贞弃广宁,踉跄而走,至大凌河遇熊廷弼,王化贞痛哭流涕,议守宁远及前屯。

  熊廷弼说:“已晚,惟护溃民入关可耳!”二十三日后金下广宁,并占辽西四十余城。因广宁失守,明朝逮捕王化贞,罢免熊廷弼。时宦官魏忠贤把持朝政,于天启五年八月逮斩熊廷弼,传首九边,王化贞缓刑至崇祯五年(1632)处死。广宁之战使后金得以巩固其在辽沈地区的统治,而明朝实际上是丧失了整个辽东。

  松锦大战,又称松锦之战,是由皇太极发动,明、清双方各投入十多万大军,从崇祯十二年(1639年)二月,到崇祯十五年(1642年)四月,战争经历了三年,此役是明清双方的最后关键一役。

  崇祯十二年(1639年)明廷调任洪承畴为蓟辽总督,系东北边防,防卫清人。崇祯十三年(1640年)三月,皇太极命郑亲王济尔哈朗、多罗贝勒多铎等人领兵修筑义州城(辽宁义县),“驻扎屯田,令明山海关外宁锦地方不得耕种”,锦州守将祖大寿向明廷报称:“锦城米仅供月余,而豆则未及一月,倘狡虏声警再殷,宁锦气脉中断,则松、杏、锦三城势已岌岌,朝不逾夕矣。”明廷命洪承畴领王朴、杨国柱唐通、白广恩、曹变蛟、马科、王廷臣、吴三桂八总兵,步骑十三万,援锦州解围。洪承畴不敢冒进,驻扎宁远,窥探锦州势态。由于当时明朝财政困难,兵部尚书陈新甲主张速战速决,催承畴进军。崇祯十四年七月二十六日承畴在宁远誓师,率八总兵、十三万人,二十八日抵锦州城南乳峰山一带,二十九日,命总兵杨国柱率领所部攻打西石门,杨国柱中箭身亡。后双方在乳峰山战事胶著,“清人兵马,死伤甚多”,清军失利,几至溃败。

  崇祯十四年八月十八日皇太极带病急援,“上行急,鼻衄不止”,昼夜兼行500余里,到达锦州城北的戚家堡(辽宁锦县齐家堡),紧紧包围在松山一带,洪承畴与清军决战于松山、锦州地区,皇太极秘令阿济格突袭塔山,趁潮落时夺取明军屯积在笔架山的粮草十二堆。明军“因饷乏,议回宁远就食”,决定分成两路突围,届时“各帅争驰,马步自相蹂践”,总兵吴三桂、王朴等逃入杏山,总兵马科、李辅明等奔入塔山。承畴等人突围未成,困守松山城,几次组织突围,皆告失败,不久“转饷路绝,阖城食尽”,松山副将夏承德遣人密约降清,以为内应。崇祯十五年(1642年)二月十八日城陷,总兵邱民仰、王廷臣、曹变蛟被杀,洪承畴、祖大乐兵败被俘至沈阳,三月八日,祖大寿率部献城归降,清军占领锦州。四月二十二日,清军用红衣大炮轰毁杏山城垣,副将吕品奇率部不战而降,松山、锦州、杏山三城尽没,至此松锦大战结束。洪承畴为表示忠于明室,宣布绝食,到了五月剃发降清。洪承畴投降以后,明朝不知道他已经变节,思宗闻之大震,辍朝特赐祭九坛,祭到第九坛的时候,又得到军报,说洪承畴降清了,京城大哗。据《清太宗实录》记载:“是役也,计斩杀敌众五万三千七百八十三,获马七千四百四十匹,甲胄九千三百四十六件。明兵自杏山,南至塔山,赴海死者甚众,所弃马匹、甲胄以数万计。海中浮尸漂荡,多如雁鹜。”松锦大战标榜著明朝在辽东防御体系的完全崩溃,明朝在辽东的最后防线仅剩下山海关的吴三桂部。从此,明朝山海关外,仅剩下宁远一座孤城.关宁锦防线彻底被摧毁。

  宁锦大捷以后,阉党借口袁崇焕不救锦州,迫使他一度辞职。崇祯元后(后金天聪二年,1628)阉党事败,袁崇焕升任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他的用兵方略是:“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守为正着,战为奇着,和为旁着。”袁崇焕到宁远整顿兵马,训练骑卒,加强战守,皇太极决心占领全中国统,因有袁崇焕在宁远坚守,直接进兵北京的道路受阻,便改从长城各口入塞,长驱南下,于是明清间发生了多次“入口之战”。

  明崇祯二年十月,后金十余万大军以蒙古兵为先锋,绕道喀喇沁部落,攻破长城线上的大安口、龙井关。明朝重兵皆在宁前、锦右,山海关以西军伍废弛。后金大军来攻,明总兵赵率教、督师袁崇焕、总兵满桂等相继率兵入援。十一月,后金军围遵化,赵率教战死,后金兵进迫北京城下,袁崇焕尾随于后至广渠门外。《清史稿》称清方设反间计以陷袁。明朝内部有人藉此攻击袁崇焕纵敌入侵,袁被逮下狱,次年八月被正法。可惜这种说法与明朝处决指控袁崇焕的罪名并不符合,随着史料的进一步开放,“反间计”一说正被越来越多的史学家和草根们所怀疑,这可能是擅长“文字狱”的乾隆帝始料未及的。后金兵转而东去,内阁大学士孙承宗军联合,陆续收复了滦州、永平、遵化、迁安四城。三年六月,后金兵还至沈阳。

  崇祯七年七月,后金再次发动入口之战。兵分四路向明朝腹地进攻,以宣府、大同为主要攻击目标,影响所及至于北京戒严。这次入塞,蹂躏逾五旬,杀掠无计其数。

  崇祯九年四月,后金改国号为满清,皇太极称帝,改元崇德。当年六月,清军由武英郡王阿济格等率领,分路入独石口,进抵居庸关,攻克昌平,直逼北京。明兵部尚书张凤翼、宣大总督梁廷栋皆按兵不敢战。清军遍蹂畿内,攻略城堡,掠夺人畜十八万。九月清军从建昌冷口出边。

  崇祯十一年九月,皇太极令睿亲王多尔衮、克勤郡王岳托等率领清军分两路,一入墙子岭,一入青山关,至通州会师,到涿州分为八道,一路沿太行山,一路沿运河,山河之间六路并进。明督师卢象升十二月在钜鹿贾庄被清军包围,突围奋战,马蹶遇害。次年初,清军攻下济南,明德王被执,全城焚毁一空。二月清退兵。入口共五个月,转掠二千里,攻下七十余州县,俘获人口四十六万余,金银百余万两。

  清军入关前的最后一次深入腹地是崇祯十五年,在贝勒阿巴泰率领下,分路从墙子岭入,会于蓟州,然后分道,一趋通州,一趋天津。十一月,北京戒严,明勋臣分守九门。清军铁骑继续南进,直入山东,连克三府、十八州、六十七县。俘获人口三十六万余,牲畜五十五万头。次年四月北还。明朝将帅拥兵观望,无一敢战。

  皇太极以大军屡次入口而不能占据明朝尺寸之地,都因为山海关在明朝控制下,受到阻隔,而要攻取山海关,必先夺下关外锦州等城。崇祯十四年正月,命睿亲王多尔衮等领兵攻锦州,未能攻克,改派郑亲王济尔哈朗等继续进兵并包围锦州。明将祖大寿奋力拒守,围不解,告急于明廷。为援救锦州,明蓟辽总督洪承畴、巡抚邱民仰调集王朴、唐通、曹变蛟、吴三桂、白广恩、马科、王廷臣、杨国柱八总兵,十三万士兵、四万匹马及足支一年的粮草聚于宁远。洪承畴拟用持久战,建立一条从宁远到锦州的粮道,大兵步步为营,以守为战。而兵部尚书陈新甲恐师久饷匮,趣兵速战。崇祯帝也密敕刻期进兵。

  洪承畴不得已于七月二十六日誓师援锦州。明兵仓卒出发,二十八日抵松山,留饷于宁远、杏山及塔山外之笔架山。大军扎营于乳峰山之西,其山之东即为清军。明军的阵营和初期的交战都占优势。八月,皇太极率军来援,形势急转直下。清军自山至海,横截明兵饷道,使锦州受困,松山也被包围。洪承畴欲倾全军孤注一战,八总兵各持异议,兵部职方郎中张若 又鼓动回宁远支粮,以致无法整军再战。王朴怯懦无能,首先逃走。吴三桂等更番殿后,各军跟着向杏山奔去。清军早有埋伏,前面迎击,后面追击,明军一败涂地。曹变蛟、王廷臣突入松山城。与洪承畴坚持困守。洪承畴、邱民仰组织将士五次突围,均未成功,伤亡极大。

  皇太极又预料明杏山兵必弃宁远,便在中途设伏于高桥,袭击明军,王朴、吴三桂等仅以身免。此役明兵被歼五万余人,驼马器械损失数十万。从此松山城中饷援皆绝,清军又掘濠围困。崇祯十五年三月十八日,副将夏成德等缚洪承畴,以城降清。清军入城,邱民仰、曹变蛟、王廷臣等被杀,洪承畴降清。祖大寿守锦州一年多,力竭亦以城降。接着杏山、塔山相继被清军攻克,山海关外仅余宁远孤城。

  松锦之战使清朝取得了进占辽西的决定性胜利,为占领北京进一步扫除了障碍。但在清军入关之前,李自成领导的大顺农民军已于崇祯十七年三月攻入北京,推翻了明朝。清入关后便转入同农民军及南明作战了。

  明清战争的性质从根本上说是大明王朝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分裂活动的战争。战争的双方,一为清朝(后金),一为明朝,间或涉及第三者农民军政权。这三个政权的性质各不相同。主要的明朝是汉族人建立的中央集权的君主制的民族国家,满清是一个民族分裂政权,以满语为国语,以萨满教为国教。这场战争是一场民族战争。战争爆发时,清朝(后金)以“七大恨”誓师,发动战争,他们声称东北是自己的土地,在范文程、宁完我、洪承畴、吴三桂等汉家败类的卖身投靠下消灭了反清复明的民族力量。

TAG: 战史风云

微信公众号:发现啦
发现啦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