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啦-一个历史知识的百科大全!全面的历史知识阅读学习平台!

发现啦 > 文史百科 > 正文

揭秘54年中国误击英国民航飞机事件_军事_军事历史_四月网

admin 2020-05-22 文史百科 未知

“图阿普斯”号事件以前,国民党军还劫持过其他商船,只是没有“图阿普斯”事件在国际上的影响广泛。军史记载,从1949年8月到1954年10月,中外商船在台湾海峡被国军以武力拦截、追踪、炮击228次。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1950年代装备的拉-11活塞式歼击机 资料图

军史记载:1954年7月23日,驻海口空29师85团拉-11在三亚外海为苏联油轮护航时,把印度飞往香港的英国民航班机当作国民党飞机击落。事后查明是国泰航空公司C-54“空中霸王”,机上18人中死亡10人。7月26日,空军两架拉-11为波兰“和平”号油轮等商船护航。美舰载机5批24架侵入海南岛东南大洲岛上空,其中12架战斗机10时05分在北鳌港以东海区上空向拉-11发起攻击,长机周振东和僚机在反击中双双被击落、牺牲。美机随后向护航舰艇扫射,护航舰艇开炮还击以后,美机离去。

一、击落英国民航机

根据国际航空事故的调查报告、事件幸存者后裔ValerieParish总结报告等相关文本,击落英国民航机的大致情况如下[1]:当天上午[2],国泰航空班机被攻击。这次航班从新加坡起飞,机组6人,服务员1人,乘客11人;到达泰国曼谷以后,7人到达目的地离开,9名新乘客上机。班机在海南岛20英里以外公海上空以9000英尺高度飞行,天气晴朗,能见度高。副驾驶CedricCarlton发现左侧螺旋桨战斗机,随后曾经是战斗机飞行员的澳大利亚机长PhilipBlown发现第二架。两架飞机在毫无警告的情况下进行射击。一号发动机被击毁,四号发动机与四号油箱被击中起火。驾驶员作出了机动躲避动作,战斗机使用了交叉攻击。

机长命令求救,中国通信员StephenWong发出求救信号后,飞机准备迫降。厕所被打坏,女服务员将门关上。中国战斗机继续向驾驶舱、客舱扫射,女服务员与一名机组人员当场身亡[3];美国人LenParish躺在走道中央,试图保护在他身下的两个儿子,不幸全部中弹身亡,座位上的妻子FranParish安然无恙。机械师GeorgeCattanach冒险进入客舱指示乘客穿救生衣,并将救生衣发给后部的乘客,有部分乘客在迫降前穿好了救生衣。在飞机右副翼等相继被打掉的情况下,以160节速度,海面浪高10英尺的恶劣情况下艰难迫降成功。右翼在迫降过程中折断,机尾随后折断。机长和副驾驶爬上气涨式救生艇,协助生还者上艇。一共10人爬上了救生艇。攻击行动在DC-4降低到1000英尺的高度停止,并且离去[4],攻击持续了2分钟。

最早收到求救信号赶来的是法国PB4Y-2型海上巡逻机,PB4Y-2向香港派出的英军桑德兰(Sunderland)水上飞机指示了位置,因为浪大,桑德兰救援机无法降落。美国空军第31搜救中队SA-16A信天翁式(Albatross)水陆两用飞机(编号51-009)从菲律宾克拉克基地飞来救援,中国通过无线电警告美军离开(前面也向英军桑德兰飞机警告过),机长JackWoodyard上尉未予理会。

下午约1:05,飞机在中国一个小岛附近,风浪较小的海面降落,然后航行到数英里以外的出事地点救出幸存者。飞机又闯入中国领海,在一个小岛附近,副驾驶Arnold上尉和乘员Rodrigues安装火箭助推器以克服超载近一吨不能起飞的问题。PB4Y-2通告中国飞机已经飞过来以后,SA-16A从这个风浪较小的地区紧急起飞,下午5:30到达香港启德机场,但是在降落10分钟前,女乘客RitaLeong伤重身亡。

“图阿普斯”号事件以前,国民党军还劫持过其他商船,只是没有“图阿普斯”事件在国际上的影响广泛。军史记载,从1949年8月到1954年10月,中外商船在台湾海峡被国军以武力拦截、追踪、炮击228次。

二、击落民航机背景

国外对中国使用的战斗机记载非常混乱,机长说是拉-9,美军官方记录是拉-7,还有捕风捉影说米格-15的。拉-7是拉-5战斗机的改进型,是二战后期的优秀活塞式战斗机,使用三门20毫米航炮。中国没有使用过拉-7,只使用少量乌拉-7教练机,并且在51年全部退役。拉-9保留了拉-7的气动布局与外形特点,主要使用了全金属结构,并换用4门23毫米机炮。中国进口的拉-9短暂装备作战部队,主要用途是训练飞行员。拉-11与拉-9外形结构基本相同,只是座舱改成气泡式,加大了航程,使用了三门23毫米机炮。机长说被0.50英寸(12.7毫米)机枪攻击,这是错误的识别,中国拉系战斗机只使用机炮。根据中国资料,攻击民航机确认为拉-11[5]。空中识别从拉-7开始的拉系战斗机存在很大困难,外形非常接近,这是合理的识别错误。

国泰航空的数架DC-4从1949年9月开始购买的。被击落的DC-4是1949年购入的一架C-54改装的民用机,注册号VR-HEU,S/N:10310,原始型号是C-54A-10-DC,1944年制造,当时编号42-72205。此机在国泰航空的名字叫“银色之翼”(SilverWings),到事件发生时,此机总共飞行15279小时[6]。DC-4是C-54(空中霸王“SKYMASTER”)四发大型军用运输机的民用版,DC-4设计完成后作为军用机C-54型生产了1163架。二战结束后开始生产民用型DC-4,制造了79架停产。

作为军用剩余物资,大量C-54被改成民用机,一般将民用用途的称为DC-4。实际上DC-4与C-54通常并称,并不作更详细的无谓划分,当时美国许多运输机如此约定俗成并沿用至今,如C-47DC-3。军史将此架飞机称为C-54是正常的,虽然存在强调此飞机军用色彩的嫌疑,却无懈可击。DC-4载客44人,使用高密度布局几乎翻一翻。罗斯福的空军一号专机、蒋介石的专机,都曾用C-54改装而来的,这型飞机属于当时的大型飞机,安全性很好。C-54的缺点是没有气密舱,4000米以上高度让旅客不适应。没有气密舱可能是被攻击以后没有发生机舱破坏性损坏的原因,增压舱会产生内部高压,厕所被打出的大洞可能造成严重后果。当时的军用运输机非常结实,除了发动机、油箱、驾驶舱等关键部位被打坏以外,机身、机翼被打几个窟窿通常不影响飞行。DC-4这种军用味道浓重的飞机,飞行于热点地区上空,平白无故的要多一份危险。一架法国航空公司的DC-4在1952年4月29日柏林降落前遭到两架米格-15攻击,3名乘客受伤;瑞典的一架C-54于1953年10月24日被以色列战斗机击落,机上35人全部遇难[7]。

一份资料说国泰航空在事件以前讨论过航路问题,因为飞行员发现三亚正在建设沥青跑道的机场,能够起降螺旋桨飞机。国泰航空并没有因此向南移动航路,因为经过海南的航路从来没有遇到麻烦。当时的空中走廊在三亚以南通过,国外记载的地方有许多种说法,可能是攻击地点、迫降地点等说明的不同造成的,也可能故意掩盖事实。在空中航路上,能够看到三亚机场显然不会离中国领空区域很远。三亚军用机场并没有投入使用,因为中国空军刚刚到达海南岛,由于补给保障等因素,并非有个机场能够降落使用就万事大吉的。

空军在三亚的人员一方面上船负责和护航飞机空海联系,一方面在榆林港保证机要通讯畅通[8]。目前没有资料说明中国空军护航飞机在事件发生前与空中走廊上飞行的民航机发生过接触,有一份资料说英国民航机在以前偶尔被拦截过,中国战斗机进行模拟攻击以后就离开。事件发生以后,法国水上飞机最早赶到,英国从香港派出救援飞机,美国从菲律宾派出飞机,说明当时在这个区域活动着多国飞机[9]。在这个空中走廊或者中国战斗机护航区域,中国战斗机可能和他国飞机接触过,但是民航机与中国战斗机接触过的说法单薄,不足为凭。

华南地区除了有空18师三个米格-15团以外,另有紧急调入的空20师一个图-2轰炸机团、空29师一个拉-11团。随后空29师85团的拉-11进驻海口机场,这是航空兵首次驻扎海南岛,空军前指在三亚。除每日双机巡逻以外,还去外海接应商船至榆林港,在商船上空执行巡逻护航任务。海南岛在防空上也存在很大漏洞,雷达对空情报尚不能覆盖全岛。进行了数次成功的商船护航以后,7月23日,两架拉-11正常巡逻护航,在榆林港南部海域上空发现大型机一架。地面指挥空18师副师长曹振邦命令查明情况,但是两名飞行员误认是国军飞机,擅自将其击落[10]。

拉-11的攻击相当成功,直接打坏一台发动机,并让另一台发动机起火,在这种情况下,DC-4除了依靠坚固的设计以外,主要依靠驾驶员高超的技术。澳大利亚机长不但在被攻击的时候作了机动躲避,而且成功在海面上迫降,真是奇迹。挥作战的是空18师副师长曹振邦,并不是空29师的。无论是苏联还是中国,都将拉-11当作图-2护航战斗机使用的,因为螺旋桨的图-2轰炸机不适合与喷气式战斗机编队,而拉-11难以和喷气式战斗机夺取制空权。中国在华南部署米格-15,调入拉-11与图-2,明显是将拉-11作为舰船护航与图-2轰炸机护航使用,并非将拉-11投入夺取制空权的战斗。米格-15飞行速度快,留空时间短,不适合较低速度、长时间为舰船护航。空29师刚刚调入华南地区,人生地不熟,空18师临时前线指挥是合适的。

85团和空20师当年8月11日出现在一江山岛作战计划抽调的空军部队序列中。年底,这两支部队驻扎在同一机场,协同参与了浙东沿海作战。拉-11在浙东主要执行照相侦察和掩护轰炸,也对大陈岛发起攻击过。空18师第54团当年11月前调往上海协助空2师要地防空值班。空29师是53年底到54年初组建的,当时派拉-11团去海口,除了图-2团预定派驻海口这个可能以外,也可能是空18师尚未完成作战准备。虽然第85团是新组建的,当时主要困难之一是缺乏飞行员,拥有作战能力的螺旋桨战斗机的飞行员要多一些,比起组建米格-15团还是容易许多。

空18师于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作战(中国当时将所有装备米格-15的战斗团调到朝鲜战场上),第52团、54团作为一线部队投入战斗,有过一些战果,1953年2月返回广州。1954年初,林虎任空18师副师长时,空军司令刘亚楼要求尽快带出空18师,林虎也认为空18师基本上不能作战。空军在1952年年底将每师两团制扩编为三团制,中南军区防空需要复杂气象条件与夜间作战,这些原因都可能导致空军认为空18师作战不行。在一般气象条件下,空18师具有战斗力,虽然不能说整个师都具有作战能力。1954年11月,毛泽东视察广州,空军将战斗力最强的空4师与空18师对调,第52团、53团调至鞍山换装。即使如此,毛泽东在广州期间,国民党军飞机依然骚扰不断,爆发了一些没有战果的战斗。

空、海军的浙东沿海作战同样困难重重,航空兵部队首次进入浙东的时候,张爱萍所能调动的仅仅是两名能够升空作战的飞行员,为此花了大气力组织训练。图-2轰炸机团对海面目标轰炸进行了专门训练,在杭州湾大密度的对舰攻击演练,此后才有轰炸一江山岛的战果。通过以上资料和大量回忆录的说明,当时中国空军飞行员素质很差,王牌部队是空4师。空4师飞行员基本是东北老航校日本人训练的,经常遭到国民党军飞机攻击,飞行员战场感觉很好;训练与换装米格-15的时间都比较长,飞行感觉较好,飞机技术熟练,由此才在朝鲜战场上获得不错的战果[11]。

国泰航空1949年接收DC-4以后开通了加尔各答、西贡、文莱等航线,这架DC-4当天执行新加坡-曼谷-香港航线,军史记载的印度航线也许是当时长距离飞行流行的多天分段飞行的起点在印度,存疑。最先赶到的法国飞机、随后赶来的英国飞机缺乏进一步资料,尤其是法国飞机从巡逻状态飞过来,具体情况没有找到说明。美国SA-16A救援机组在事后受到奖励,机长Woodyard获得优异飞行十字勋章[12]。机上18人中9人死亡,这是多份较正式的资料与当事人所证实的,军史记载死亡10人暂且存疑。一种可能的解释是:中国进行了赔偿,死亡人数要查清,可能获救的10人中有1人在医院伤重不治而亡。

TAG:

微信公众号:发现啦
发现啦
热门标签